欢迎光临!

正文

将野果野菜交于干娘

Jun 04
admin 2020-06-04 09:59 企业动态   浏览量:   次

第二天大清早,和往常一样鸡鸣第一声之时,小顺子已来到万鬼林中,今儿个黑子没到林边等他,许是去哪里找食了。他自个儿游了半个时辰的泳,与猴群嬉戏耍闹一阵,待日到当中正午时分,记得与老头(在小顺子心中除了干娘没有任何人需要尊敬)的约定,匆匆忙忙拿着猴子们刚刚采回的吃食赶回吕家村。这是小顺子头一回大中午跑回吕家村,自然难免会碰到许多村人。令他想不到的是,这些平日里或谩骂或欺负他的大人孩子今儿个竟出奇的没人搭理他,便是迎面走过也是视若不见。小顺子纳闷之余也没理会,径直回家,将野果野菜交于干娘,在干娘的催促下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前往太叔公家。太叔公住在村南,吕家村虽然偏僻,但有一样,地大房多,差不多每户人家都拥有多余的房产,太叔公这位辈份奇高的郎中老祖宗回来了,众人自然巴不得将他请入自己家中。似吕家村这等穷乡僻壤,何曾有过郎中出现,村人若是得了病只能听天由命,没有药吃,这年头人命生得贱,死便死了。可谁又愿意死呢?所以太叔公成了村里最受人尊敬的人。可太叔公对大家说,他这次回到吕家村,希望能为老家的乡亲们出上最后一份力,教授村中所有毛头小子们识字与医术。这一来,村里可炸了窝般,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有出息,只要能学些本事,说不定将来可以找个好出路。村中最富的吕明辉将自己村南的一套大院让了出来,这院子是村里最大的,用来容纳这群孩子,作学堂倒也合适。太叔公与村人约法三章,从今以后决不许再有人欺负小顺子,什么妖魔转世根本是无稽之谈。这时候谁敢得罪这老头,所有大人都警告自己的孩子,决不许再欺负小顺子。因此,小顺子中午回村时才会遇到那样的情况。小顺子找到太叔公的家,从没人教过他礼貌为何,因此他连叫门也省了,直接推门而入。进到院中,他可有点傻眼,只见二十余对眼睛直刷刷望过来,目光的主人全是他的对头。全村五岁以上十岁以下的男孩几乎一个不少的坐在院中,四大金刚竟也赫然坐在里面,想是为了学到本事,虚报了年岁。小顺子想到要与这么多对头坐在一起,不禁心下一阵烦乱,眼中厉芒乱闪,打不定主意要不要开溜。没等他打好主意,太叔公已道:“小顺子,进屋拿张凳子出来坐。”小顺子脑海中浮现出干娘那慈祥的眼中希冀的目光,他实在不想让干娘失望,一言不发的进屋找了张凳子,孤零零一个人坐在了最后面。太叔公是郎中,自不能像秀才一般教授孩子们什么经史文章,不过老头识字不少,教这群村童识字自是游刃有余,只见他将事先写好字的纸贴在架上,一个一个教孩子们认。孩子天性好动,尤其是男孩,若想让这帮半大小子老老实实听教听话,可也绝非易事,自始至终下面窃窃私语之声就没断过。太叔公却也不理,自管自的教他自己的。孩子们见状胆子越来越大,渐渐的窃窃私语变成了人声鼎沸,好不热闹。这里面只有小顺子一个人自始至终在认真听教,因为他心念干娘的病痛,希望能够学好医术,好将干娘的病治好。申时刚过,太叔公朗声宣布今日这课便教到这里,这帮小子立时似脱缰野马一般轰然一声冲出院子,看的老头一阵摇头苦笑。小顺子正待离开,却被太叔公叫住。小顺子停住脚步转过身来,一言不发的望着太叔公,没办法,他不习惯与人接触。太叔公不以为忤,道了声:“随我进屋来,太叔公将上午你没听的东西教给你。”说着转身入屋。小顺子无言的跟着老头进了屋。小顺子并不聪明,太叔公教他识字,便是简单的字也要反复教上四五遍才能记住。但他自始至终全神贯注的背记这些方块字,没一点分心。太叔公看在眼里,心中暗自点头称许,不怕脑子笨,就怕不用功,象小顺子这么自觉用功的孩子实在太少了。小顺子单独吃了一个时辰的小灶,太叔公终于满意的放他回家。小顺子回到家中,同干娘吃过晚饭并伺候照顾干娘休息后,立刻动身前往万鬼林。头一次晚上进入万鬼林,看着黑漆漆的林中满天飞舞的荧荧鬼火,这别人眼中至为恐怖的情景在小顺子眼里却好玩之极。不知者不惧,没人同他讲过鬼神的故事,他自然不会晓得鬼火是什么玩意。到怪谷的路每天都走,自然熟的不能再熟,虽然眼前黑漆漆一片,小顺子仍毫不费力的来到怪谷谷口。怪谷之中寸草不生,一轮明月,谷地那些嵯峨怪石,被映得分外清楚,铁青色的石头,或立或坐,在月光映照下散发出几许圣洁的光芒,一切显得异样沉静肃穆。如此美妙的月色于小顺子却只是擦眼而过,仿佛一块没有颜色的白色布景,在他面前晃了一眼倏然而过,没有在他眼中留下任何光亮与痕迹。原来,那双超越年龄的如漆黑眸已经完全被一幅前所未有、怪异绝伦的奇妙景致牢牢吸引,只见谷心怪树处一道细细的银线遥遥与明月相连, 网上真人棋牌游戏软件不可思议的奇妙神秘与美仑美奂。心中大讶的小顺子甩开两条小飞毛腿, 真人视频赌博游戏网站连蹿带跳一路冲下, 真人斗地主免费下载一直跑到怪树之前。他简直被眼前这幅旷世绝伦的图画所征服与震慑, 手机真人赌博游戏平台仿佛被施了定身法般不能动弹,只是愣愣的、一眨不眨的看着树顶的小花。一道银色光柱来自夜空皓月,而终点正是小花。一团柔和银光包裹的小花盘坐在怪树最顶端的枝桠上,仰首对月,口中吐出闪烁着耀眼银光指甲大的珠子,迎着月光,不停的吞吐,宛若一个有生命的银色精灵,时而上下飞舞,时而疾速旋转,煞是奇观。小顺子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堪称神迹的一幕,他小脑袋瓜怎么也想不明白,小花不过是一条长得漂亮一点的普通小蛇,怎会……怎会弄出这么大场面。回想起棕头被小花吓得昏倒的场景,再加上无论自己怎么威胁利诱,那只臭猴子都不敢进到谷中,综合起来这么一想……妖怪!小顺子的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两个字。换了旁人便是再胆大的怕也早已飞也似的逃了,可小顺子不是旁人,自幼便被认为是妖魔转世的他确是与常人不同。他慢慢矮下身来,盘腿坐在怪树之下,就那么呆呆的仰头看着小花,脑中一片空白,就只是发呆。无意中,小顺子进入了道家炼气术中冥想的境界,也即俗称的入定,人与天地合为一体。小顺子自己并不知道这无意中的入定到底给他带来多大好处。这棵无名怪树乃是天地间集聚灵气的宝物,任何药典与怪志异谈皆没有记载。此树百年长一尺,千年才生果,再千年果熟。因为没人见过这无名怪树,因此恐怕谁也不知道这果子若让人吃下去会是什么结果。怪蛇小花原本不过是条普通青蛇,在无名怪树下成长,得怪树灵气滋润,历经五百年不死,已修成内丹,每当月圆之夜便对月吐纳,吸食月之精华。若将来能躲过天劫,便能化身为龙,遨游天际。小顺子每日在无名怪树下睡个午觉,为怪树灵气所罩,所得好处已是难以计数,气血筋骨早已超越常人许多。这次入定,身体接受灵气的程度比之平日更是道不可以里计,在怪树与小花双重灵气的助力下,可说是伐毛洗髓、脱胎换骨一般。不知过了多久,月已偏西,包裹在小花身周的银光渐渐暗淡,小顺子也自冥想中醒来,抬眼看到那颗银色珠子缓缓下降,终被小花一口吞入肚中,他虽不知小花方才到底在做什么,看到这情景总也能明白小花已经完事了。想到这里,企业动态小顺子一跃而起。乖乖,便是练武之人打坐入定大半夜,腿脚多少也会有些酸麻,起身时只怕也绝没他这么利落。这时小花已收功完毕,没见它作势,幻影一闪,已落在小顺子肩头。小顺子可不管小花是不是妖怪,一把将它抓在手上,稚气的问道:“小花你是妖怪吗?”小花显然没想到他会问出这种问题,一时不知该是点头还是摇头才好。小顺子却误会了,以他的亲身经历,自然以为自己这话伤到了小花,赶忙道:“小花这么漂亮,自然不是妖怪。坐了一晚我好困,赶紧睡觉。”说完逃避似的躺在地上,按照往常睡午觉的习惯,将小花放在自己的胸口之上,心中暗自懊悔:“自己怎么说出这么伤人的话,难道忘记了别人这么说自己时的感受了吗?唉……希望小花不要生气才好。”显然小花没在意,像往常一样在小顺子胸口衣襟下盘成一团一动不动,小顺子这才稍稍放心,困意渐上心头,真的便要睡去。小顺子并不知晓,蛇乃是阴性之物,而小花这条修炼五百年的蛇王更可说是阴中之阴,之所以小花喜欢窝在小顺子的怀中,乃是因为小顺子的纯阳童子之体所蕴含的纯阳气息令小花舒服无比。而人的胸口更是阳气最盛之地,阴阳二气互补互通,对于小顺子与小花可说皆有莫大好处。临入梦前,朦胧中突然一个想法浮上小顺子心头:“小花是妖怪却与我这么要好,难道我真的是……”第二天早上,小顺子醒来时记起了睡前的那个想法,现在他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妖魔转世了,虽然与人没有接触,可从干娘嘴中他还是知道了万鬼林的恐怖传说,而这人们口中的极致凶地,却成了自己的乐园,这……这说明什么?鬼?什么是鬼?既然万鬼林中鬼怪成千上万,为何这么多年来自己一只也没遇到过。小顺子想不通,这等深奥的事情自然绝非他这不解世事的毛头小子所能想通的,他毕竟是小孩子,并没有被这事困扰太久,同小花一通亲热道别,离开了这座怪谷。来到小潭边,远远的就发现半月不见的大灰竟然趴在潭边懒洋洋晒太阳,这可是少见的场面,如果换成黑子那只懒熊倒不奇怪了。小顺子不知怎的突然有恶作剧的冲动,这在以前可是从没有过的情况。他踮着脚,极力不发出丁点声响,一点一点接近大灰。然而他的企图失败了,在他离大灰还有五丈远的时候,大灰突然跳了起来,正是扑击的姿势,凶狠的眸子里射出嗜血的光芒,仔细看这眼神竟与小顺子发怒时的眼神如此相似。然而当发现是小顺子时,大灰的气势登时松懈下来,再次软啪啪的闷头趴在地上。眼尖的小顺子看到大灰的后腿一片猩红,显然受了伤。小顺子三蹿两跳来至大灰身旁,蹲身探看它的伤势,用手摸了摸,骨头没断,只是皮外伤,小意思。放下心来的小顺子立刻找来药草,毫不犹豫将苦涩难当的草药放在嘴里嚼碎,对满嘴的苦涩似一点感觉都没有,面上神情丝毫未变,将嚼碎的药糊吐出,敷在大灰的伤处。待一切处理完毕,小顺子坐在大灰身边,安慰的拍了拍它的头。大灰似狗儿般伸舌头舔了舔小顺子的脸颊,然后站起身来,略显蹒跚的独自离开。看着大灰孤独的身影,小顺子不觉有些怅然,孤独!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正午时分,小顺子赶回吕家村,刚与干娘一同吃过午饭,便被干娘迫着到太叔公那里听教。说起来小顺子并不反感识字听课,只是与那么多仇人对头坐在一起让他着实感到很是别扭。在村路上闷头走着,小顺子感觉自己与四周是如此的不协调,那种被完全排斥在外的感觉虽然早已熟悉习惯,仍不免让他感到难过,或许……山林之中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虽然每日都比别的孩子少学了半天,但小顺子仍是所有孩子中学得最快最好的一个,不是因为他比别人聪明许多,实在是那帮小子哪里有在听课,根本是到太叔公这里聊天打闹来了。小顺子对于医术有一种超越迫切的学习态度,太叔公自然知道他心中的想法,这一日终于忍不住将他单独叫到屋中道:“顺子,你干娘病变已入内腹,药食恐已对她无效,可惜……或许早个一两年让太叔公为她诊治还有些希望。”小顺子当场愣住了,半天仿佛才刚刚听懂太叔公的话,猛然激动的大叫道:“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你……你这老头是骗我的,对不对?你说你是在骗我的,说呀!快说呀!”太叔公难过的摇摇头,想安慰他,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小顺子猛然冲进太叔公的书房,哐当一声巨响,可怜的木门遭受沉重一击。接着书房之中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太叔公向里看去,就见小顺子正在拼命翻找他珍藏的医书。太叔公长叹一声,摇着头黯然离去。从这一日起,小顺子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每日晚上到怪树下睡觉,清晨带着猴子们孝敬的野菜野果回村,然后一头扎进太叔公的书房,除了有不认识的字或不明白的地方出来请教太叔公外,再也不肯离开。而太叔公对于村中的其他孩子早已失望透顶,将他们每天的学习时间缩短至上午两个时辰,然后用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为小顺子讲解医道医理。如此一来倒也合了村中这帮只知道傻玩傻乐没一点心计的小子们的心意,他们本就是被父母逼着来随太叔公识字学医的,与玩乐比起来,哪家孩子愿意老老实实坐在院子里听那些不知所谓的东西。如此过了两个月,这一日太叔公借教授经脉穴道知识的机会私下教给小顺子一套养生气功与擒拿手。养生气功是老头根据自己对于人体经脉气血数十年的研究,结合儒家与道家练气术自创的,与武学气功讲求的强壮筋骨、运气发力不同,这套功法更多偏重于固本培源、养生自保。至于老头传授的擒拿手,乃是当初他救治一个武林人物后对方感激之下传给他的,以前行医时碰上蟊贼草寇之流倒颇为管用,可说手到擒来。小顺子对这两样很感兴趣,平时很少说话的他一反常态,心中有什么不解之处都会仔细询问。太叔公这套养生气功结合了炼气技法中吐纳练息与意守虚静两大功法,吐纳即呼吸,呼吸包括外呼吸和内呼吸。调整外呼吸,使之达到“吐惟细细,纳惟绵绵”的均匀、细缓、深长的程度,进而促进内呼吸的调整。而意守虚静其实就是小花吸取月之精华那夜小顺子无意中进入的冥想入定境界。小顺子这才恍然,如此说来那夜小花其实就是在对着月亮吐纳炼息,原来小花不是妖怪,只是在修炼气功,这小子如此在心中安慰自己。自此后小顺子每日夜晚都到怪树下打坐练功,无论刮风下雨,每日不辍。他与太叔公都没想到,这套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的功法虽然不是什么神功妙法、奇技绝艺,却实是练气入门的绝佳功法,为他奠定了坚实的练气基础,可说小顺子日后的成就皆因于此。至于那套擒拿手,其实只是武林中最寻常的一套小擒拿手,招式简单,只有错、推、扳、挡、顶、拿这几种最基本的手法。小顺子资质平常,练了数日,终于学会。虽说小顺子资质平平,头脑一般,可他那股子不弄明白誓不罢休的韧劲却令太叔公异常欣赏,为了栽培他,老爷子拿出全部精力,毫无保留的将自己行医五十余载的经验统统传授给他。唯一令太叔公有些抱憾的是,小顺子从未主动与他说过话,甚至便是他找小顺子说话也经常得不到一点回应。对小顺子这孤僻自闭的性格,太叔公担心不已,偏偏无论他想什么办法开解,却无一点用处。他也曾尝试说服村人接受小顺子,可或许小顺子是妖魔转世这事早已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因此任他说什么也无法改变这种情况。每当有别的大孩子乘太叔公不注意欺负小顺子时,看小顺子眼眸之中显出的那嗜血可怕的光芒,阅人无数的老头都难免心头一颤,小小年纪已有如此怨气,这孩子将来……将来只怕……每每想到这里,太叔公也只能长叹一口气,同张寡妇一样,不知该如何是好。

原标题:多重福利同步启动!游戏乐翻天

近日巴西国内进行了一项生活调查,竟发现巴西人即使上了年纪也依然享受,民调指出,60岁以上的「阿伯阿桑」们仍有53%保有生活。连超过80岁以上的爷爷奶奶们也有31%「按表操课」。

,,澳门真人网投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