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正文

他的意思是要棕头陪他到那怪谷去

Jun 04
admin 2020-06-04 02:15 综合新闻   浏览量:   次

小顺子冲棕头吱吱喳喳连比带划的一通忙活,两年的时间足以让他学会猴子的语言与交流方法,他的意思是要棕头陪他到那怪谷去。棕头畏惧的摇摇头,直到小顺子瞪眼威胁时这才不甘不愿的点头答应。小顺子跳到地上和黑子打了声招呼后与棕头在树间枝桠上蹿跳着远去。黑子晃了晃自己的大头,它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小朋友放着如此大好时光不好好睡觉却要跟着那群吵闹的猴子为伍。对于笨熊来说,如此深奥的问题自然不是它能想明白的,和往常一样,黑子选择闭上了眼继续作刚刚没有作完的美梦。一人一猴飞快的在茂密的枝桠间掠行,穿过一条隐秘之极的谷道,来至那处古怪的山谷。这座山谷确实很是古怪,谷中皆是铁青色的嶙峋怪石,光秃秃寸草不生。来到谷口,棕头畏缩的停住了身形,小顺子好笑的看着它那副害怕的样子禁不住笑了,虽然只不过是嘴角向上撤了撤,但那确实是笑,也只有在这没有人的洪荒山岭中,他才会笑。他还记得棕头第一次见到小花时居然当场就吓昏了过去。小顺子奇道:“小花生的漂亮可爱,你怎会那么怕它?”棕头撇了撇嘴,没有反驳,心中却想着:“那个怪物你居然叫它小花?而更怪的是那个恐怖的怪物竟然不咬你。”棕头或许又想起小花那可怕的气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小顺子知道无论他说什么棕头这胆小鬼也绝对不敢与他一同下谷,索性不再劝它,反正劝了数十次都没有用,摇摇头独自一人蹿跳着下到谷底。他轻车熟路般径直跳到一处有着一条巨大裂缝的岩壁前,岩壁前突兀的留有十丈方圆光秃秃的一大片空地。空地中间,一棵丈余高,状如珊瑚,枝分九岔的怪树生自铁青色坚石之中,树上巴掌大的紫叶间生着三个如翡翠般晶莹碧绿剔透亮眼的奇形果子,一股淡淡的让人闻之精神为之一振的清香自怪树枝叶间散发出来。在光秃秃一片铁青色的谷地之中,这深紫色孤然傲立的怪树有着君临天下,傲视众生的雄风。小顺子脚尖刚刚沾到那块空地,突然一道七彩光华一闪而至,快的让人只能看到一条彩色虚影,待停止下来才看清,原来出现在他脚前的竟是一条筷子粗细、尺许长的七彩小蛇。小顺子蹲下身,慢慢伸出小手,七彩小蛇吐着蛇信悠然滑到他的手上。小顺子站起身来对小蛇道:“小花,这果子什么时候才能吃?”小花竟好似听懂了他的话,摇摇头又吐了吐蛇信。小顺子喜爱的探手摸了摸小花那美丽的脑袋轻声抱怨道:“还是不能吃,已经一年多了,到底是什么果子居然长了一年还是长不熟,真是古怪。”小花淘气的沿他手臂滑之他的肩头,脑袋在他下巴处轻轻顶了顶。小顺子轻笑着翻身躺倒在怪树脚下,这是自他发现怪树以后每日都会做的事情,而他发现无论他身体多么疲劳,只要在这怪树下睡上一遭,起来后都会精神抖擞,精力充沛。而近一年多来,他的力气越来越大,动作越来越敏捷,甚至好像连皮肤也越来越坚韧,尤其最近一个月来,在与大灰进行的扑击练习中,即使大灰的尖牙利爪也很难在他身上留下什么伤痕。而这在以往可是不可想象的,他猜想应该与这棵怪树有关,因此每天他都会跑到这个地方来睡上一觉,一年多来风雨无阻。躺在怪树下,一时睡不着,不觉又会想起发现这里时的情景。那天他与棕头林间岭上嬉戏,无意中发现了那条隐秘之极的谷道,好奇之下进到这座山谷之中。在这棵怪树之前,他第一次看到了小花。小花好似一缕彩烟一般突然出现,当时他就被小花身上那美丽的花纹所吸引,而没有发现可怜的棕头已经口吐白沫吓昏在地。他蹲下身,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美丽的小蛇,而小蛇同样扬起上半截身子在打量他。终于,小顺子不满足于仅只是打量,生怕惊动小蛇般的缓缓将自己的手伸向它。虽然眼前这小蛇来历大的吓人,但它却象所有动物一样,对眼前这小人没有任何恶意,面对伸来的小手,它尾巴一弹,已经跳到小顺子的手背上。小顺子惊奇的看着小花蛇,他从没见过蛇竟然会跳跃,不觉稚气的道:“你真是个漂亮的小家伙,我就叫你小花吧。”小蛇似乎不太满意这个名字,好像人一般的摇了摇头。小顺子毕竟是个小孩子,才不管小蛇愿不愿意,反正他说了就算,也没觉得这条小蛇能够听懂自己的话有多么的不合常理,转头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棵怪树上。当他发现树上那三个奇异果子时登时伸手就要去摘。原本老老实实呆在他肩头的小花突然动了, 真人棋牌游戏大厅好似一道七彩闪电猛然落在他伸出的手腕处。小顺子道:“小花你做什么?难道你也想吃?”见小花摇了摇头, 网上真人棋牌游戏软件他又猜道:“那么这果子不能吃?”这次小花点点头后又摇了摇头, 真人视频赌博游戏网站这回小顺子犯了难, 真人斗地主免费下载这算什么回答?不过这小子真的很聪明,想到了答案:“是不是这果子能吃,但是现在还不熟所以不能吃?”小花的点头证明他猜对了。知道果子不能吃,小顺子索性不再去想,这时才想起与他同来的棕头,回头看去,见棕头竟倒在那里不知死活,大惊之下赶忙过去又拍又打。好不容易,棕头醒了过来,可刚一睁眼就看到那条恐怖的小花蛇就近在咫尺的瞪着自己,它与小顺子不同,猴子敏锐的直觉让它知道眼前这漂亮的小花蛇有多么的危险与恐怖,不禁当场又吓昏了过去。只要想起这一段,小顺子无一例外的都会笑出来。有时候他真想就留在这美丽的丛林当中再也不回那个可恶的村庄,可每当想起疼爱自己的干娘,想起干娘的体弱多病,他知道他不能这么做。身子一震,他醒了,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和小花道别,跑出了山谷。小花从不离开这座山谷,或者说从不离开这棵怪树,好像小花就是这棵怪树的守护者,守护着树上的果子。小顺子出了谷口,并没有寻找棕头的踪迹,他知道棕头那只没耐性的猴子肯定不会留下来等他,不过想想整个猴群里面也没有一个有耐心的。无所事事的小顺子想了想,决定四处转转,反正时间还早,不到最后一个村人归家他是不会回家的。小顺子漫无目的的向山林深处走去,他有一种欲望,那就是踏遍整个黑灵山。可惜因为干娘的缘故,他每日晚上都必须回家,虚弱的干娘现在已经再也干不了任何活计,要靠他每日从万鬼林采回去的野菜野果过活。自从小顺子学会使用树枝、石头打架后,附近的猴群大多都领教过他的利害,再也没有哪群猴子敢到这里抢地盘,无形中他成为了猴群的猴王。因此采野果野菜这类小事已经用不着他亲自动手了,综合新闻自有那帮子猴兵猴将代劳,而棕头是最称职的监工,保证让他拿回家的野菜野果是最新鲜好吃的。夕阳渐渐滑落山巅,天黑了下来,小顺子将猴子们孝敬的吃食揣了满怀走出万鬼林。进村时天已全黑,他颇为鬼祟的专拣墙根阴影处行走,一直走到家门口。来到自己家那扇破门前他猛然站住,他敢肯定家里有外人,因为他隐约听到自己家中干娘在同另一个陌生人说话。可能是因为与动物一起长大的缘故,小顺子的各项感官功能远比常人敏锐。他的眼力、耳力与嗅觉甚至不比大灰差多少。小顺子在门口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办,从没有人到他这个转世妖魔的屋子里来做客,因此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进屋。犹豫片刻,小顺子似乎有所决定,他猛然跳起,伸手攀上一丈余高的墙头运劲一撑,好似灵猴一般悄无声息落在院中。这小子悄悄潜至窗根,透过残破的窗户看向屋中,只见一个干净的白发老头正在同干娘闲聊。虽然与村里的人不熟,但小顺子敢肯定这老头绝不是本地人,象吕家村这等穷乡僻壤的地方,不会有穿着打扮如此干净的人。小顺子对所有人都有一股深深的恨意,在他想来,这世间根本就没有好人,当然干娘除外。因此他不打算进屋,俯身坐在了窗台之下,等那陌生老头离开。听着屋里干娘与那老头聊天,小顺子这才知道,原来这老头竟然是自己的亲太叔公,离开吕家村已有五十余年。人老了总打算落叶归根,老头终于回到了这生他养他的老家终老。一般家庭传承都是由长子继承家业,因此当其他儿子成年以后,就要自立门户,出外谋生。太叔公原来是一个行医的郎中,干娘正求太叔公教授自己医术,等等……郎中!小顺子猛然跳起身形,急切间顾不得许多,脚下使力太猛,撞开房门冲入屋中,大叫道:“你是郎中,赶快给干娘看病。”不能怪他无礼,实际上从小到大从没人教过他礼数为何。张寡妇皱眉道:“顺子你好没礼貌,还不见过太叔公。”太叔公被吓了一跳,定睛看向小顺子眼中一亮,他从没见过精气神如此充盈的孩子,心中一动,探手抓向小顺子的腕脉,动作奇快,哪像是七旬老翁。小顺子常年在万鬼林中与大灰、棕头对练,反应之快令人叹为观止,腰身一挫,小身子已横移出三尺开外,站定后弓着身,大眼中射出嗜血的光芒,雪白的牙齿在摇曳的烛光下反射着冷森的白光,显得诡异无比,好似一头小狼一般,可不正是大灰教他的扑击前的姿势。此招大出太叔公意料,看着小顺子那野兽般的模样,见多识广的老头也不禁暗自心惊。太叔公尽量放缓声音,和蔼道:“孩子别怕,太叔公只是要给你号号脉,绝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或许是感觉出眼前这老头没有恶意,小顺子敛去攻击姿态,缓缓站直身形冷冷道:“你是郎中,能治好干娘的病吗?”张寡妇拿小顺子一点办法都没有,抱歉的对太叔公道:“二叔公,我没教好小顺子,您……这孩子不懂礼貌您千万可别见怪。”说完又以罕见严厉的语气对小顺子道:“顺子,快叫太叔公。”小顺子犹豫了一下,显然经过一番剧烈的心理斗争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嘟囔了一声“太叔公”,声音之小堪比蚊呐。太叔公却毫不在意,仍是那副和蔼可亲的模样道:“孩子近前来,让太叔公为你号号脉。”除了干娘的话,任何人的话对小顺子来说都是放屁,他自然不会听,仍站在那里,戒备的看着这个陌生老头。张寡妇道:“顺子听太叔公的话,太叔公是有本事的人,以后你要和太叔公好好学本事。”干娘的话小顺子不敢不听,磨磨蹭蹭走到太叔公面前,戒备的眼神始终审慎的盯着对方。太叔公不以为忤,执起他的小手,登时被他小手上厚实坚硬的老茧所惊,掠过那些老茧,老人是如此震惊,什么样的苦难才会让一个六岁孩童的手磨练出如此的老茧?他想象不出。强自收敛心神,太叔公探三指放于小顺子腕间脉门处,凝神细读。良久,当太叔公睁开眼时,看小顺子的眼神象在看什么怪物,嘴里喃喃道:“这哪里是孩童的脉象,便是寻常的武林高手怕也没有如此蓬勃的脉气。”回过神的太叔公问道:“孩子,你可曾吃过什么天才地宝?”小顺子怎么知道什么叫天才地宝,懒得回答的他干脆摇摇头。太叔公白眉紧锁,看是为眼前这古怪的小人难住了,百思不得其解之后,索性抛开,问道:“孩子你可愿意与太叔公学医吗?”小顺子还是那句话:“你能治好干娘的病吗?”太叔公似有难言之隐,沉吟片刻道:“你干娘的病乃是长期气血淤滞所致,只能慢慢调理。”没等小顺子答应,张寡妇已替他做了主:“小顺子还不快快拜谢你太叔公,跟着太叔公学本事,以后就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了。”小顺子无奈只得答应下来,虽然他一点都不想跟这老头学那见鬼的医术。太叔公本意要小顺子早上就到他家中,可小顺子惦记万鬼林中的朋友们,死活不肯答应,最终这一老一小达成协议,每日午时,小顺子到太叔公家学习医术。这天夜里,小顺子入睡前突然想到,既然白天无法去万鬼林,那为何不能晚上去呢?对了,想来晚上在小花守护的那棵怪树下睡觉一定是很舒服的享受。想到这里,原本心中有些烦躁的小顺子终于放下心来,安心进入梦乡。

  日前,因为丰巢快递柜收费一事,引发了社会上的一阵热议。在这件事中,用户、快递员和丰巢自身,都认为自己很委屈。按理来说,服务收费本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在互联网时代,却出现了争议。

,,二八杠游戏官网